服务共青 服务市民   新闻投稿 手机版!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Unicode收錄傳統上的彝文的話是在涼山彝文的基礎上補全好還是另開新區好

我先占坑,晚上来答。先甩一句骂骂,现在各个民大搞彝文的学者中,主张把彝文分为凉山彝文和传统彝文的,都是学艺不精,满嘴胡吣,更是彝文历史上的千古罪人。========我来了=========啊,各位久等了。我下来写了一些东西,越写越多,我还是慢慢写,然后放到专栏里面去。我在这里先挑一部分简单说一下。----------------分----------------1.彝文的背景情况彝文是书写彝语的文字,但是其实彝语支各语种或方言之间的关系很近,我们今天所谓“彝语”很大程度上是依民族识别而来的。例如,中部彝语方言与傈僳语极其接近,甚至在民族识别和民族成分登记的时候,中部彝语地区的一些村寨,彝族和傈僳族都是随机登记的。中部彝语地区还和傈僳族一起使用过传教士文字。所以所谓彝文大致和民族识别的彝族相吻合,但是须知其中还是有所龃龉。历史上,彝文的主要使用者是毕摩,彝文的主要用途是宗教用途,主要彝文文献是宗教经书(含算历)。因水西土司的强大极其文教的兴盛,今贵州西部到云南东部一带(大致是彝语东部方言地区)彝文在世俗方面的使用增加,出现了历史、文学、政治等文献,还出现了钟鼎铭文和摩崖石刻。凉山地区因为普遍长期处于彝语单语社会,可能清中期彝文开始用于地契等经济用途。但总体来说,彝文的主要用途仍是宗教用途。即便是东部方言地区有大量彝文文献,实际上近世以来(水西大规模汉化)当地彝文仍以宗教用途为主,使用者仍主要是毕摩。由于彝文的主要用途是宗教经书,因此彝文很大程度上适应经书的语言风格,最突出的方面是实词丰富且完善,虚词各地不一,有些完善一些,有些比较弱。而东部彝语地区由于彝文曾大量用于世俗用途,记载口语,因此虚词等带有语法作用的书写词汇最为完善。2.古代彝文的发展历史古代彝文的发展历史不是很清楚,我们现在的研究很不够,资料也很缺乏。我这边提我个人的一个看法。就现有各地彝文的字符来看,如果与汉字比较,存在三类情况:a.借用汉字楷书的字符和读音。这类字符很少,主要出现在东部彝语地区,其读音与西南官话接近,字型明显是抄写汉字楷书,主要用于音译汉字词。可以断定是明清以来的借字。b.与汉字楷书有一定相似性,但与甲金文不同。这一类的字有一定的数量。例如凉山彝文“?”,义为六,字型与汉字楷书六相当,但与甲金文的六有一定差异,甲金文的六作房屋状,当是庐的初文。但是这类字不像是借用汉字,因为这些字符与隶定后的汉字还是有一定差异,例如“?”字在横式彝文中一般是两点在上。如果直接借用汉字的话,这种情况显得比较特别。c.与甲金文相似但与汉字楷书不同(或者汉字楷书与甲金文就很相似,因此谈不上与楷书的区别)这一类的汉字一般较难甄别,需要对彝文和甲金文都特别熟悉才能批量找出。我这里举一个我找到的例子,见下图:这个例子主要特点是:1)彝文和汉字甲骨文形状十分吻合;2)彝文和汉字的发音有亲密关系;3)隶变之后的汉字字形完全不同,不可能是隶变之后借用汉字;4)这个字符在各地彝文字符中都存在,读音也类似。[顺便说一句,这个字非常蹊跷。从字义上来说,它与藏文bla(ma)、lha(sa)对应,而另一变体字?,音bo?<bak。因此似可对汉字魄*p?ra?g]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说彝文是兼通汉字的知识分子借用汉字而创造的,难道借用该字的彝族知识分子是精通甲金文的,更不要说甲骨文被大规模发现和研究的时代如此之晚?即便如此,一个精通甲金文的人显然应当也熟悉楷体,为何偏偏不用楷体?如果是某个人一时兴起用了甲金文的符号,各地的字符如此统一又是如何形成的?特别是连许慎都已经搞不清楚易字隶定之前的字形了,它又是如何“进入”彝文中的?如果说彝文是完全独立发展的一套系统,那又为何与汉字有如此微妙的联系(如?~易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比较合理的推论是:彝文的母体和甲金文有相当的关系(虽然具体关系不明,亲子或者兄弟等),后世可能受到隶定后汉字的一些影响,但较为独立发展。3.现代彝文的发展历史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解放大西南时,彝文已经在各地形成了大量变体。但是基础字符和造字方法有明显的一致性,一些经典文本跨方言传抄。这说明,此时的彝文是一个包含地方变体的较为一致的体系。不过,由于彝文的使用主要是毕摩个人使用并传播给自己有限的学生,因此各地甚至是同一地区不同毕摩之间的文字书写差异大量存在。解放后,国家主导彝文的整理规范工作,但主要以省为单位。贵州省因为彝文文献最为丰富,早在1950年代就开始着手彝文文献翻译和彝文规范整理工作,但贵州省财政紧张且彝族人口较少,彝文的工作在贵州省的少数民族文化工作中一直不是重点项目,政府方面的重视程度很低。1980年代中后期开始,出了一些彝文规范的成果。贵州省的主要规范方法是依古典文献整理,剔除单纯字形差异或变化形成的异体字,因此保留了较多同音字。四川省彝文的规范整理工作在文革中后期就已经有一定成果,而且四川省彝区绝大部分是北部方言区,整理工作相对容易,1979年提出了《规范彝文方案》,1980年国务院批准执行。Unicode已收录《规范彝文方案》的字符集。《规范彝文方案》的特点是依据标准语音(什扎话)的音系,一字一音,假名化处理,且仅表达标准语音。此外,凉山地区的彝文存在横式和竖式两种写法,横式与其他彝区一致,竖式大致是横式旋转90度,这是凉山地区独自发展出的字体(参见《文字横竖方向的改变》)。四川省进行彝文规范时采用了竖式。云南省1983年开始彝文的整理规范工作,很快出了一批成果,但是云南省包含彝语全部6个方言区、几乎所有彝文变体,工作难度大。整理工作虽然推出一个全省方案,但事实上各地有各地的整理方案(至少楚雄、石林、滇南各出过一本彝文字典)。云南省规范彝文的思路是对比各大方言,在字符集中对比发现各地通用的字符或同一字符的变体,规范为一个字,并规定各方言的不同读音。但由于当时研究水平的局限,事实并没有真正达成这个效果。4.“新老”彝文之争这里我们看到几个情况:1)只有四川省的方案等到国务院批准,所以事实上中央民族语编译局的彝语彝文内容是按这个标准来的;2)Unicode至今仅收录了《规范彝文方案》字符集;3)规范彝文所使用的竖式彝文与云贵地区以及早期文献的字体不相同。我想说彝族人民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彝族知识分子当然也秉持了古典中国知识分子的优良气节:文人相轻和争正统。《规范彝文方案》有个致命的弱点是它仅能适应标准语什扎话的语音,即使在凉山地区也很难书写非标准语的土语。因此,《规范彝文方案》显然在云南和贵州彝区无法施行。在这种情况下,事情发展向了奇怪的方向。一些云南和贵州的彝文学者(尤以贵州地区最为突出)提出:“规范彝文”是数典忘祖,是一套极左思想影响下新创制的彝文体系——“新彝文”;云南和贵州的规范彝文是直接脱胎于古典彝文文献是传统经典彝文——“老彝文”。这里其实是一套偷换概念的把戏,不论是三省哪套规范彝文,都是在现代当地未规范彝文的基础上整理而来,都是“当代新彝文”体系,不同之处在于规范的基础字符集和规范的标准不同。虽然凉山彝文的规范不够科学,但竖式凉山彝文绝不是应“革命需要”生造出来。并且,将文字规范工作诉诸传统文献,实际上想说谁文献多,谁是“正统”。其实各地区彝文的统一对勘工作一直在进行,但是竖式和横式的矛盾一直没有解决,而且在正字的问题上,各地一直暗中表示自己更“正宗”因而努力要定自己作出的规范字形。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各地彝文的差别不是字符集的差别,不是新旧字符的差别,只是书体或或者字体的差别。下图截取自我的一篇论文草稿,大家可以感受一下。但是,现在民间,甚至是学界已经形成这样一种看法:凉山彝文是革命年代的新彝文,云南和贵州的(规范后)彝文是老彝文,是传统彝文。由于《规范彝文方案》是国务院批准的,因此不太敢有人跳出来说要取消它,但是各种旁门左道的路子就出来,比如:在四省区彝文统一工作的会议上提出要有一套方案把“新彝文”和“老彝文”并行囊括;在Unicode的问题上2007年提交一份9万字符的方案(妈的制杖)等等不一而足。因为谁也说服不了谁,谁都觉得自己才是正宗,我没有一棍子打死你已经对你客气了。其实,大家看上面那个表,凉山部分的字符就是Unicode已经收录了,大家的电脑手机一般都能显示的。你以第一和第二行为例,真的需要把楚雄、滇南、贵州的又都提交给Unicode吗?解决方案其实一点都不难,比如第二行这个字符,我们就使用A1C9,但是可以有不同的字体,这种字体下显示凉山的写法,那种字体下显示贵州的写法。你听说过乌金体和乌梅体要在Unicode里面占不同的位置吗?说到这里,本题目的答案似乎是补充字符即可。可以说没错,但是问题是现在的研究水平,根本搞不清楚各地彝文之间到底哪个对哪个,到底同一土语下的同音字是真同音还是历史音变造成同音,更何况各地彝文规范的工作方法和所采取的标准是不同的。所以,我觉得,与其讨论如何在Unicode中新增字符,不如好好把彝文的对勘整理工作先做好。另外,什么“老彝文”表意,“新彝文”表音,这条都快成了科普彝文介绍的标准论调了,其实错得离谱,我这里不想展开。----------------分----------------说说我为什么骂人吧。其实最主要的就是受不了那种拼命争正统,看不起别人学术成果的态度。我举个例子来说,凉山规范彝文的科学之处在哪里。我们知道,像汉字这样的非拼音文字,字符集比较大,单个字符由多个笔划构成,随着文字的广泛应用和规范化,必然会发生笔形类化的现象。汉字笔划可分为横、竖、撇、捺、点、弯、勾等,是在原始汉字的基础上类化而来。凉山规范彝文在笔形类化的方面做得特别好。因为本来的原始材料字符集中仍有未类化的笔形,因此凉山规范彝文的一些笔形仍只出现在个别字中,如?、?的左边这一串弯。但是绝大多数笔形已经类化甚至是完全一致了,因此整个凉山规范彝文的印刷品让人觉得所有字符的风格一致。与此相对,贵州彝文现在规范后的印刷体,依然是常让人看到一些字与其他字风格不同,从字典统编纂上来看,好些笔划仅存在于个别或极少量的字符中。并且我特别想吐槽的是,在字形整理过程中,贵州工作团队一定是设计所有字符高宽比例为1:1,但实际看他们制作出来的印刷体常有不是这个比例的字符。又如,要研究好彝语彝文,不说懂缅甸语,你至少多懂一些其他彝语方言吧?不,我就最正宗,我的文字、口音都最正宗。我没有要求取消你们已经是对你们客气了。更不要说历史比较语言学的知识和文字学的知识。好了,我觉得我不想再说下去。

上一篇:IPv6为什么被设计为128位是否有必要这么长
下一篇:打开一个好久没有玩的游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友情链接
 
时代网简介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6-2010 共青时代网 版权所有
   
   
赣ICP备06002174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360400000336 网安备案号:WZ36040000142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中国
互联网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